注册会员会员登录

催眠治療強追症實例

发布时间:2012-10-21 13:24:00 点击:

催眠治療強追症實例

強迫症(無論何種行為模式)往往能將個案壓得身心勞累,喘不過氣來,甚至感覺自己立刻就要死了,痛苦不堪。神經科治療往往需要個案吃藥,這無疑會影響到個案的身心健康。而一般的心理治療卻又根本起不了作用,因為個案對自己的症狀比你(治療師) 更要瞭解得多。而催眠治療卻能一枝獨秀,挖掘個案生命中深層的原因,加以更正與治療。下面就我催眠治療強迫症的一些個案舉例:  

1)小策先生,神精輕度分裂,強迫思維,聲音賦予呼吸說話,痛苦難忍,就差沒斷氣了,7年多強迫史。

 對於大學二年級的小策同學的強迫症治療案例。因為這7年來,他上名院求名醫,先後在自己省會城市的著名神精科院治療不果,後上北京的多所知名精神科治療也不果,再訪上海知名心理治療機構仍然不果,又轉去山東進行長期某氏催眠治療(傳統派與我們的策略派催眠模式不同)仍然無效,症狀類似精神輕度分裂,長期吃藥,曾休學一年多,己近絕望,生活不能自理,呼吸困難,身心憔悴,形同僵屍。

這種表現也許是因為他自己的強迫思維,他仍然在找國內的知名機構治療他的問題,於是在病友介紹找上了我,他打了近2個月的電話給我,反反復複強調他的病症,並要我保證一定能治療好他的病,他才來。事實上這是對心理治療的誤解,在我們還沒有瞭解他的身理與心理的具體情況以前,是絕對沒有理由可以承諾個案一定可以治癒的。(但據小策同學講,別的醫療機構都承諾一定可以治癒他的。)我沒有承諾他,最終他還是壓寶前來。因為在兩個月頻繁的電話溝通中,我發現別的治療機構對他的治層病症醫治狀態。)所以,我很有信心幫他通過催眠找一些得病的原因,並加以治療與根除。

a)問診

小策同學由母親陪伴而來,小夥子身體很健壯,不像他自己電話裏所描述的那麼衰,我已經確定心理因素一定占主要原因。簡單溝通後,我己能確定他是典型的強迫呼吸症,並伴有嚴重的焦慮與抑鬱傾向。我對他的精神狀況做測試,發現他的精神狀況很穩定正常,並沒有他所說的精神分裂的跡象。

b)催眠放鬆與敏感度測試

 測試了他的催眠敏感度(誘導詞省略),他能達到4-5級(6級分法),敏感度相當好,我對治療已經有了八成把握。

c)消除症狀

 小策的症狀表現為:強迫思維賦予環境中的聲音以意義,主觀意識控制呼吸。他十分痛苦,每一呼一吸都要強迫用主觀控制,困此,我決定先幫他緩解症狀,讓他暫時從痛苦的強迫呼吸中脫離出來後,再予以深化治療,我採用獨創的“頻死呼吸法”(起到暴露療法與生理催眠的作用),這是我早年向印度第一催眠大師的生死體驗法中吸取精華結合自身經驗所創的“頻死呼吸法”,一種具有神奇療效的動態靜心催眠治療技巧。

小策在很深的催眠狀態中,調整了坐姿,他坐得更筆挺,頭微微仰起,呼吸均勻,面部散發出平靜與安寧。眼淚再度從他的眼角流出來,不過這一次他沒有發出聲音,只是靜靜地任憑眼淚流淌,仿佛要用淚水洗滌自己。他很快就停止了流淚,面部恢復平靜和與安寧的。

等一會我會從3數至1,當我數到1時,你就慢慢蘇醒過來……回到現實中來。

3……2……1,好,回到現實中來……好,你可以動動手指頭,揉揉眼睛,慢慢醒過來,睜開眼睛……

小策緩慢的睜開眼睛,他的表情依舊平靜和與安寧的。他看見我,對我報以會心的微笑,輕輕說了聲謝謝。我請他站起身來重新坐回沙發,然後問他感覺怎麼樣,他說很舒服,很酣暢,再也不會強迫呼吸了。他還告訴我,他看見一輪光圈溫暖地將他包圍著,他覺得很舒服很安全很寧靜。(光圈是我通過指令誘導出來的)

他的狀態很好,看來通過“頻死呼吸法”他已經完全從強迫的症狀中解脫出來。

d)深化與治療

“頻死呼吸”成功地幫助小策去除了強迫的症狀,他非常感謝我。他又可以正常的呼吸了,他非常興奮地告訴我這是他17年來上名院求名師夢寐以求的狀態。我也笑,告訴他:“我們才只做了一半的功課,你三天后,你再來接受治療。”小策很困惑地看著我,我只是對他點點頭,他認為已經被我治療好了,不明自我為什麼告訴他還有一大半的功課需要做。其實,他這7年來花費種種代價想要換取的,不過就是現在的這種自然呼吸的狀態,他四處求治無效,好不容易來到我這裏讓他夢想成真了,我卻告訴他還沒治好,他確實迷惑,

其實,強迫呼吸的症狀只是一個外在表像而已。我堅信在症狀的背後一定有一個導致他發病的真正根源,而如果這個根源不被找到和解決,即使症狀被強行去除了,他仍然會再度發病。我們既然是治病救人的CHA催眠治療師就不應當只滿足於“對症下藥”。

三天后後,我開始對他的尋根溯源的催眠深化與治療。

我採用“手臂下降”法對他進行深化。

文章评论
内容:
验证码:
中華(國際)催眠師協會
福州总部咨询热线:13858867672 陈老师